本報特約評論員歐陽晨雨
  棄嬰島,在漸進探索過程中,即便發現一些問題,遇到若干困難,也是在所難免,不必過度悲觀。面對新鮮事物,不如“摸著石頭過河”。
  因接受棄嬰數量遠超承受能力,在“嬰兒安全島”試點50天后,廣州作出了暫停其使用的決定,重新使用時間另行通知。廣州棄嬰島因此成為該省首個,也是全國30多個試點中首個叫停的棄嬰島。
  其實,這種尷尬的局面並沒有出乎人們預料。早在棄嬰島設立之初,就不乏激烈的批評聲音,存廢之爭迄今仍未能平息。其後一段時間,棄嬰數目的激增,更讓廣州福利院有限的救援設施備受煎熬。對於廣州這個擁有巨大人口基數的一線城市,手中握著不多“底牌”的棄嬰島,從“捉襟見肘”到“幾近崩盤”,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儘管如此,我們仍然要向棄嬰島的設立者們肅然致敬。據介紹,廣州棄嬰島自啟動以來,截至3月16日早上共接收棄嬰262名,全部患有不同程度的疾病。倘若不是因為這個救助設施的設立,那些患有腦性癱瘓、唐氏綜合徵、先天性心臟病等疾病的棄嬰們,很可能早早夭折。在尊重生命、關愛嬰兒上,他們已交出了一份合格答卷。
  更值得贊許的,是這個暫停棄嬰島使用的艱難決定。當初,設立者們力排眾議,終於讓棄嬰島出現在廣州街頭。如今,在現實面前,他們再次選擇了暫時止步,面臨輿論壓力可想而知。執著前行固然需要勇氣,毅然止步同樣可貴。
  況且,暫停並不代表著徹底放棄。廣州市棄嬰島原本就是一次地方性試驗,按照民政部要求,將為全國性類似設施建立探路試水。在這個漸進探索過程中,即便發現一些問題,遇到若干困難,也是在所難免,不必過度悲觀。面對新鮮事物,不如“摸著石頭過河”。
  不過,導致暫停棄嬰島的“導火索”,也不能輕易忽視。廣州市棄嬰島從春節前夕開始啟動,不到兩個月時間就不得不暫停,充分暴露了有關機構在先期調研準備和危機應對上的不足:雖然看到了廣州是省會城市、醫療資源較為集中、市民很有愛心的地域優勢,卻沒有敏銳察覺,在國家兒童福利保障制度不夠健全的大前提下,面對龐大的流動人群,單一救助和自身能力的先天缺陷。
  如今,廣州市棄嬰島“閉門停業”了,相關反思卻不應囿於廣州一地。事實上,北京、上海等超級城市,也有著與該地類似的人口現狀。對於這些地方,應與陝西、河北等試點省份有所區別,構建一種新型的嬰兒救助和保護制度,讓棄嬰們的生命更有保障。同時,對無故棄嬰的父母也應追責。
  相關報道見A18版  (原標題:棄嬰島暫停不必過度悲觀)
創作者介紹

oljgmcozgk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