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廣網北京10月4日消息 據中國之聲《央廣新聞》報道,10月5日,四年一度的巴西總統大選將舉行新一輪的投票。民調顯示,第一輪投票當中,11名候選人將沒有人獲得超過50%的選票直接問鼎總統寶座。
  分析認為,進入第二輪投票的總統候選人,可能性最大的是將是巴西現任總統羅塞夫和與反對黨候選人席爾瓦兩位“鐵娘子”。“兩個女人的戰爭”將是板上釘釘,不可避免的事。
  巴西是拉丁美洲最大的國家,人口數量排全球第五,境內有豐富的礦產和廣袤的森林,因此巴西國旗的主背景色為黃色和綠色,全國共分26個州和一個聯邦區巴西利亞,聯邦政府享有廣泛權力,總統由選民投票產生,任期四年可以連任一次。在這屆巴西總統選戰中,共有三名主要候選人,其中爭取連任的現任巴西女總統羅塞夫,經過世界杯期間的名望大跌後目前民調支持率攀升至47.7%。社會黨候選人席爾瓦領先9個百分點,而第三位代表社會民主黨參展的內維斯支持度不足兩成,基本不構成威脅。因此這場巴西總統選戰即將上演一場兩個女人的戰爭,由於兩名鐵娘子的支持率不相仲伯,外界預計沒有人能在首輪拿下過半數選票,如果首輪中未有任何候選人取得過半數支持,的最高的兩位就要在10月26號進行第二輪投票來一決勝負。
  今年的巴西選情可謂是“一波三折”,令選民如“坐過山車”,始料未及。8月13日前,尋求連任的羅塞夫遙遙領先當時原社會黨候選人坎波斯和內維斯,可是,坎波斯8月13日因空難逝世,其副手席爾瓦披甲上陣之後,戰局突然出現了變化,選情急轉直下,席爾瓦還曾憑藉50%的得票率遙遙領先於羅塞夫40%的得票率。不過,9月26日選情又出現了重大轉折,羅塞夫重新奪回了領先的位置。
  羅塞夫2011年就職後,巴西經濟增長連年下滑,今年的世界杯也沒能提振增長。去年不滿公交車提價和今年反對世界杯的兩次大罷工,也讓羅塞夫臉上無光。不過,世界杯後羅塞夫成功地組織和主持了第六屆金磚國家峰會和中拉領導人峰會,充分展示了作為一個世界領導人的形象。
  迪爾馬羅塞夫生於中產階級的家庭,父親是保加利亞移民。在高中時期羅塞夫開始參加政治活動,在1964年巴西軍事獨裁後開始走上反對軍事獨裁的地下抵抗運動,1970年,她以顛覆罪被軍政府逮捕,被關押了三年,期間還遭受過酷刑,出獄後的羅塞夫不改政治熱情,1975年進入政府部門。2000年羅塞夫加入勞工黨,2003年出任巴西能源部長,2年後羅塞夫被盧拉任命為總統辦公廳主任,密切參與盧拉政府各項政策的制定,盧拉曾將羅塞夫稱為巴西經濟加速增長計劃之母,並從很早就明確希望羅塞夫接過自己的衣缽。
  羅塞夫的對手、現年56歲的席爾瓦出生於巴西的農村,她是葡萄牙和非洲裔的混血,從小生活在亞馬孫河沿岸,全家以在森林里採集橡膠為生,16歲父母雙亡成為孤兒,幸得修道院修女收留,也從此開始學習認字,後來她當上巴西最年輕的參議員,成為巴西第一位割膠工人出身的參議員。
  在巴西,選舉總統是四年一次的國家大事,聲勢相當浩大,每位公民都有投票的義務。如果對候選人都不滿意,可以按投票機上的空白鍵,以表明自己參加了投票,但沒有支持任何候選人。
  要贏得選舉金錢當然不可或缺,羅塞夫、席爾瓦和內維斯三人的此次競選經費綜合將達到8.8億雷亞爾(約合4億美元),巴西2014年總統和國會選舉的總開支超過10億雷亞爾,成為繼美國之後世界競選開支第二大的國家。在許多國家窮人和年輕人對投票熱情不高,許多人寧可睡懶覺也不會去排隊投票,而在巴西選舉法對這些不履行公民義務的選民有一定的懲罰措施,如果選民在投票不去投票必須在規定時間內到選舉法院去繳納不到3美元的罰款,罰金雖少但排隊去繳費非常麻煩,並且有可能在身份檔案里留下污點,今後需要面對一系列麻煩的後果,比如被禁止購買住房,也不能夠把自己名下的房產轉讓給他人等等。
  眼下在巴西,電視成為最為重要的選戰場之一。此前收視率走高的各方電視辯論從一個側面反映著巴西人對場國家大事的在意程度。據巴西私立金融大學夏華生教授觀察:
  夏華生:巴西人對大選公開在電視爭辯的收拾率來看他們是非常高的,我覺得這個就是指巴西人對這個大選,這次大選特別的關註,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在巴西國內觀察看來,現在的巴西,誰能為疲軟的經濟和貪腐頑疾帶來最佳良藥,成為人們的投票關鍵。夏華生教授分析:
  夏華生:現在尤其是巴西,對巴西政府來說最大的問題就是通貨膨脹,通貨膨脹以後,所有工業之間人工成本尤其是服務業的通貨膨脹高的話,對企業來講,是有現實的壓力,宏觀經濟成長也不是很高的話,對所有的企業他們賺錢的利潤來講的話就是一個很大的承擔。在巴西外部,現在出口也是一個非常大的挑戰。
  輿論稱,現任總統羅塞夫的支持者主要來自中低收入的選民和中小城市的居民,他們主張政府更多參與經濟建設;而反對黨的主要支持者有城市中產階級、不滿勞工黨和不滿現狀的選民,其中不同的是有人不同程度主張私有企業的參與.在夏華生教授看來,誰來參與並非非此即彼,也並非問題根源:
  夏華生:工黨他們贊成就是說政府參與經濟這邊的是非常重要的,政府的參與都是對巴西現在經濟來講也是非常好的貢獻,可是我覺得除了政府這邊參與經濟以外,企業這邊參與也是非常重要的,兩邊就是私人企業跟政府企業能配合在一起,更多的為巴西能解決更多這種基礎的實業,基礎的工業,然後為巴西未來的發展更好的貢獻。
  巴西電視臺政治評論者指出了一個目前巴西國內發展受阻的癥結:
  評論者:現在的選舉真的說不准,去年的社會不安定所帶來的啟示簡直再明白不過:巴西必須開始清除腐敗行為,因為這就是一個大漏洞,不修補它,就算經濟進步了帶來的財富也會從這漏出去。等於百搭。政府也將遭到懲罰。  (原標題:巴西總統大選將舉行第一輪投票 兩位鐵娘子將一決勝負)
創作者介紹

oljgmcozgk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